夜晚送客途中充滿未知 代駕司機期待更多保護權益
時間:2019-07-25 07:29:45 | 來源:工人日報 | 作者:

  城市的夜,有繁華、有忙碌也有等候。在商場、寫字樓、酒店之外,有一群人的生活從夜生活結束的地方開始。

 

  他們騎著折疊自行車或是電動車,穿梭在夜晚城市的大街小巷,追趕著各路公交夜班車,等待著護送人們安全回家。他們的職業叫作代駕司機。因為總是在午夜時分送客回家,所以代駕司機們更愿稱呼自己為“午夜擺渡人”。

  這群“擺渡人”的工作和生活狀態如何?夜路好不好走?他們對代駕職業有何期盼?近日,《工人日報》記者走進代駕群體,傾聽他們的故事與心聲。

  一天從夜晚開始

  下午4點,小樂(化名)剛剛從睡夢中醒來。洗漱、吃飯,收拾好出工的工具,伴隨著下班的人潮,小樂的一天開始了。

  清晨回家睡覺,傍晚出門上班。作為一名代駕司機,小樂是一名新手,入行才有4個多月,但他早已習慣了這樣晝伏夜出的生活。“聽人說代駕收入還可以,對于沒有錢買車做快車司機的人而言,代駕投入低,工作時間比較自由。”

  晚上7點多,小樂早早來到了北京二環邊的一個酒店門口。這里是代駕司機的聚集地,每日出工前,司機們都喜歡在這里碰頭:聊天、打游戲、等待接單。小樂告訴記者,在北京,三里屯、簋街等飯店林立的地方,都是代駕司機的聚集點。

  “這些地方代駕需求量大,平臺會根據你的位置、上線時間分派訂單,近水樓臺先得月。”小樂對《工人日報》記者說道。“叫代駕的人,有些人是喝了酒,有些人則是因為加班太累找個代駕確保平安,有時候還會遇上開車技術不過關尋求幫忙的客戶。”

  晚上8點,伴隨著手機的“滴滴”聲,代駕們開始陸續接單,沒聊完的話題等著明天再聊,司機們騎著折疊電動車駛向顧客的所在地。

  “晝伏夜出的生活,讓我與朋友們的生活圈越來越遠,所以我愛聽乘客們說話。”4個月的代駕生活,小樂見了形形色色的人物,聽了各式各樣的故事。

  當然,也并不是每位乘客都能善待代駕司機。在酒精的作用下,有些乘客的脾氣變得急躁,代駕司機也常會受到委屈甚至是冒犯。小樂只能安慰自己“不要和喝了酒的人計較”。

  奔波了10多個小時,清晨6點,早餐鋪升騰起熱氣,小樂收工回家了。這一夜,小樂的運氣還算不錯,接了四五單生意,近一些的剛過起步價,遠一些的一單收入近200元。

  沒有比回家更漫長的路

  “我是女代駕,駕齡21年,安全代駕6480次。”代駕司機胡彥平接單時習慣使用這樣的開場白。

  今年50歲的胡彥平算得上北京代駕圈中的名人,人們喜歡叫她胡姐、胡隊長。2016年7月,她帶隊參加北京滴滴代駕全能挑戰賽,獲得冠軍。她還被評為北京最美代駕司機,入選聯合國開發計劃署“她的故事”代表人物。

  2015年,因為丈夫去世,家庭生活的重擔一下子落在了她的肩上。當年11月,在朋友的介紹下,她成為一名代駕司機。如今,胡彥平是某公司的代駕司機大隊長,管理著1000多人的代駕隊伍,經常給司機們分享經驗。

  4年多的代駕生涯中,胡彥平護送過待產的孕婦,幫助警察制服過歹徒,安慰過傷心失落的人,救援過車輛爆胎的路人……“我們就是為乘客保駕護航,做的是積德的好事”。

  可當乘客安全到家后,誰又能護送代駕司機回家?

  兩年前的冬天,凌晨4點,胡彥平將客人從三里屯送到昌平一個村莊里。“那時候漆黑一片,導航顯示旁邊就是火化場,鄉村道路電瓶車也不太好騎,偶爾出現的人也會讓人感到害怕。”孤身一人,胡彥平只能唱著歌給自己壯膽,終于走到了一個公交站牌下,但早班車司機因為胡彥平攜帶電瓶車而拒絕她乘車。“最后走了將近20多公里才找到回家的車”。

  根據代駕軟件的設定,只有在接單的那一刻,代駕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,這個過程充滿了未知感,也為代駕司機增加了不確定性。四年間,胡彥平曾把客人送到天津,自己坐火車回家;也曾有過因返程路途遙遠,在當地住一晚后才回家的經歷。

  二環邊的一位代駕對記者說:“說起回家路上的坎坷,每位師傅都能說上幾天幾夜。沒有比回家更漫長的路。”

  代駕市場亟待規范

  近年來,代駕司機行業發展迅速,據e代駕大數據中心統計顯示,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,全國代駕需求達到2.67億人次,中小城市增長最快,女性用戶群體也呈增長趨勢。

  一位代駕司機告訴記者,隨著行業的擴張,做代駕的人越來越多。相較前幾年,錢不像以前那么好掙了。“而且一些地方時常出現一些黑代駕,一些飯店、酒吧與黑代駕之間形成合作關系,這些黑代駕亂收費甚至會偷竊物品,對代駕司機的整體形象造成了不好的影響,乘客的安全也存在隱患。”

  代駕市場亟待規范,代駕司機也需要更多保障與尊重。

  代駕司機婁師傅與代駕平臺簽訂了一年的合同,每接一單,平臺會從代駕費中扣除兩元作為保險費。但是這個保險,只從接上客人到本單結束后兩個小時內有效。“如果在接乘客途中發生意外,保險則無法覆蓋。”

  婁師傅告訴記者,面對顧客,代駕司機常常處于弱勢,接到顧客的無理投訴,平臺方會先扣除代駕分數,而申訴舉證卻比較困難。如果遇上惡性逃單,這份損失更難追回。“期待未來人們能更尊重這份職業,我們的權益也能得到更好的保障。”

  當然,委屈和抱怨僅僅是暫時的,訂單一來,代駕們便又振奮地駛向下一個目的地。正如胡彥平在培訓新代駕時常常和隊員說的一樣,“我們是城市夜晚安全員,要把代駕這份職業看作是提升自我的一個平臺,要用優質的服務征服顧客,為代駕這份職業證明。”

關鍵字:
豫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  1. 本網注明來源為豫網的稿件,版權均屬于豫網,未經豫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使用。
  2. 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豫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,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。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,可與本網聯系,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。
  3. 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等其它問題,請在30日內同本網聯系。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>>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    
用戶名: 驗證碼: 游客請勾選
            
地址:鄭州市經一路省政府四號樓 主辦:河南經濟報-中原經濟網網絡運營中心 郵政編碼:450000
聯系電話:0371-55313503 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版權所有·豫網 Copygight © 2016 yuwang1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豫公網安備 41010402002081號

欧冠最新赛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