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槐樹·夢依稀
時間:2020-04-24 11:41:52 | 來源:河南日報 | 作者:

  □谷萃健

  縣城西街谷家街路西一個深深的胡同底,曾是我祖祖輩輩居住的地方。據我家族譜記載,清同治四年(公元1865年),我的高祖帶著四個兒子從本縣楊村鄉白拐村遷到南樂縣城定居,以買賣草辮為業。據我爺爺回憶,我高祖剛遷到這里時,老槐樹就在。后來,這棵古槐曾被雷擊,枝葉全枯,爺爺說不吉利,本想刨掉,我奶奶攔住他說看過年還發(活)不,先別刨。第二年,老槐樹真的發出新芽、抽出新枝,一家人喜出望外。

  我上小學的時候比較調皮,常用繩子在樹枝間拉起一張網,躺在上面看書,很是愜意。那時候,老槐樹的樹干是空的,我用的筆不知道掉進樹洞里多少次。

  每到連陰天,老槐樹的根部就會長出一到兩個蘑菇狀的東西來,母親說它叫槐肉。奶奶和母親時常去樹底下看它們長得怎么樣,有時還在周圍灑水,讓我很是不解。大概過去一兩個月,槐肉由白色變成黃色,再變成紅色,最后成了紫黑色,奶奶和母親就小心翼翼地從樹根那里掰下槐肉,用一塊布包好,再放到一個小箱子里儲存起來。過了六七天,她們兩個就打開箱子,把槐肉分成棗子大小的塊,裝在事先準備的蠟封里扣好,再把這些蠟丸放在小箱子里。不時有一些女人帶著禮品來到我家,奶奶和母親就打開箱子,取出一丸槐肉交給她們。后來我才知道,槐肉是治療一些婦科疾病的良藥。

  上世紀60年代,我已經上高小,那時家里窮,連作業本都買不起。父親就站在屋頂上,用鐵條彎成一個鉤,把老槐樹上沒有開的槐花(槐米)擰下來。我站在樹下把它們收在一起,在過道里鋪一張大塑料布把槐米曬干,賣到西大街路北的醫藥公司,賺幾元錢。

  等到過了霜降,樹葉落了一院子,樹上就只剩下一串串槐豆角了。父親會拿個鋤,站在板凳上用鋤鉤住樹枝使勁搖晃,滿樹的槐豆角就落了。把它們放在一口盛滿水的缸里,等表皮泡爛,就用一根木棍或叉子在缸里用力攪動,豆籽就沉淀在缸底,豆皮漂浮在水面。濾掉豆皮,撈出豆籽,再用清水泡幾天,就可以下鍋煮了。

  聽奶奶說,以前遇到災荒年,我家就靠槐樹生活,蒸槐葉、煮槐豆是我們的家傳菜。把洗凈的槐豆泡上一天一夜,用大火煮沸一個小時,再加蔥、姜、蒜、鹽和一些胡蘿卜片后用小火煨一晚上,第二天早上出鍋時噴上醋,盛盤后淋上香油,吃上去咸咸的、酸酸的、黏黏的,至今想起來口中還會流口水。美味當然不能獨享,每一次把槐豆做好后,我母親就給要好的街坊鄰居送去一盤,讓大家都嘗嘗。

  2014年,縣里進行老城改造,我給有關部門寫了封信,請求將我家的古槐保留下來。縣里和村委會同意了我的請求,為了不傷害到老槐樹,我家的樓房和院落是最后才拆除的。

  老槐樹的故事還有很多,傳得也很遠。前年中秋,客居安陽的一位詩友還特意讓我帶他去看一下這棵老槐樹。原來的谷家街沒有了,我家的小院也沒有了,唯獨那棵飽經滄桑的古槐依然挺立在樓宇之間,好像在向人們訴說著什么。

關鍵字:
豫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  1. 本網注明來源為豫網的稿件,版權均屬于豫網,未經豫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使用。
  2. 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豫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,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。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,可與本網聯系,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。
  3. 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等其它問題,請在30日內同本網聯系。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>>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    
用戶名: 驗證碼: 游客請勾選
            
地址:鄭州市經一路省政府四號樓 主辦:河南經濟報-中原經濟網網絡運營中心 郵政編碼:450000
聯系電話:0371-55313503 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版權所有·豫網 Copygight © 2016 yuwang1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豫公網安備 41010402002081號

欧冠最新赛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