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州 一元錢·北關街
時間:2020-04-24 11:40:58 | 來源:河南日報 | 作者:

  □傅敏

  北關街,是林州城北面的一條老街。到底有多老?這得問問林州城有多大歲數。它最早置縣于西漢,歷史上曾名隆慮縣、林慮縣、林縣,1994年改稱林州市。老城的南、北兩座城門為出入的主要關卡,當地人稱作南關、北關。北關與縣政府毗鄰,繁華程度高于南關,在人們心中的地位自然要高一些。經歷數千年風雨,林州老城依然在人們的閑談中被不斷提及。

  對于老北關街的深刻記憶,始于15歲那年。那時候,每逢周末,我都會和小伙伴一起上林慮山采藥,倒也認識了不少藥材,如血參、桔梗、柴胡、茵陳、連翹、蒲公英等。快入冬時,曬干的藥材能積攢滿滿兩袋子。大家一合計,進城賣藥材去!一輛獨輪車上堆著裝滿藥材的籃筐和布袋,幾個年輕人輪流駕車、拉車,興沖沖地直奔北關街偏南些的藥材收購站。

  趁著不駕車的空閑,趕緊四下環顧看景,才注意到腳下是石鋪的街道,中間為長方形石條一路順開,兩邊緊緊地砌著塊石,在當時應該是分主道、輔道的。當然,最吸引我的還是街道兩旁一家挨一家的店鋪,什么都叫“鋪”,比如飯鋪、藥鋪、縫紉鋪,連剃頭的也叫理發鋪。

  在收購站,我們把“斤斤兩兩”兌換成了“分分毛毛”,我的兩袋子藥材總共兌了十張一毛錢的票子,攥在手里是厚厚的、綿綿的一沓子。當時,生產隊的壯勞力忙活一天才能賺到1毛5分錢,一塊錢等同于我父親勞動六天多的工時。在村里,一毛錢能買一個作業本,或是一支鉛筆加一塊橡皮,這在學生時代也算是奢侈消費了。印象中,母親總是三分兩分的“撥款”,半毛錢就屬于“大項支出”了。因此,攥在手里的這十毛錢,顯得頗有分量。同來的伙伴比我年長,像是北關街的常客,哪家店鋪經營啥、在啥位置、有啥特色,他們都熟記于心。我就跟著他們,像搞普查一樣一個店一個店地串,大飽眼福。

  在北關街吊橋南面路東的飯鋪門口,我們被香味吸引,跨進門檻。下廚的師傅把燒餅(林州方言叫火燒)烤得皮脆餡酥,摳一塊兒還沒送到嘴里,那麥香的糊焦味兒夾雜著花椒、茴香的味道已竄入鼻孔。還有一些比較講究的吃家,會把燒餅的內心挖空,拿半根油條填進去,然后小口細品。此等美味,在當時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口福。

  我買了個燒餅,還要了一碗湯,里面有蛋花、豆腐和豆芽,其滋味久留舌尖。之后每來縣城,這里的燒餅和湯基本不會放過,有時還專門為此找個由頭進城。

  到了書店,各自挑了兩本小人書(那時也叫畫冊)。最后狠了狠心,在街上最氣派的供銷社花5毛錢買了一頂疑似軍帽。那時候,軍裝、軍帽、軍挎包正流行,咱買不起全套的,有個帽子顯擺顯擺,已經招致伙伴們羨慕了。回家的路上,我一遍又一遍地盤算著:吃燒餅、喝湯花了2毛5分錢,兩本小人書恰巧也是2毛5分錢。我摸了摸頭上的帽子,從內心里犯愁:見了爹娘咋給他們交代呀……

  參加工作后,我恰巧把房子買在了北關街附近。老街幾度拆建,雖已面目全非,但仍然堅挺著骨骼,收藏著、記錄著老林縣人和新林州人的曾經和現在。

  疫情趨緩,北關街的人日漸多了起來。環顧四周,我想從中找回一丁點兒老街的跡象。公交車開了過來,我摸出一枚一元硬幣投進了投幣箱,“當啷”一聲,完成了一元錢的消費。車窗外飄來一股花香,抬眼看時,北關街兩旁的槐樹,頂冠如血,花開正盛。

關鍵字:
豫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  1. 本網注明來源為豫網的稿件,版權均屬于豫網,未經豫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使用。
  2. 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豫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,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。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,可與本網聯系,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。
  3. 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等其它問題,請在30日內同本網聯系。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>>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    
用戶名: 驗證碼: 游客請勾選
            
地址:鄭州市經一路省政府四號樓 主辦:河南經濟報-中原經濟網網絡運營中心 郵政編碼:450000
聯系電話:0371-55313503 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版權所有·豫網 Copygight © 2016 yuwang1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豫公網安備 41010402002081號

欧冠最新赛程